<pre id="fr5vx"><progress id="fr5vx"><span id="fr5vx"></span></progress></pre>

    <big id="fr5vx"><span id="fr5vx"><progress id="fr5vx"></progress></span></big>

      <noframes id="fr5vx">

          <noframes id="fr5vx"><menuitem id="fr5vx"></menuitem>
          <span id="fr5vx"></span>

          <form id="fr5vx"><strike id="fr5vx"><var id="fr5vx"></var></strike></form><rp id="fr5vx"></rp>
            <progress id="fr5vx"><meter id="fr5vx"></meter></progress>
            <track id="fr5vx"><sub id="fr5vx"><form id="fr5vx"></form></sub></track>

                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微信不绑定手机号可以吗?有什么坏处和影响吗 形势与政策碳中和论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环保项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机 老梁讲比特币完整(老梁讲比特币视频) 国家银行规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吗(以太坊为什么不能交易) 创始元灵比宇宙还早吗(比创始元灵还早的神)

                碳中和绿色金融(银行助力碳中和能做些什么?增发绿债、转型贷款结构等都在做)

                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最重要问题。2019冠状病毒疾病后,世界更加关注大自然。早些时候,196个政党一致通过了该法案《巴黎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做出了安排,提出“将全球平均温升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2°C以下,并努力将温升限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1.5°C”。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共同努力,促进碳中和。中国的“30/60”承诺(2030碳达峰和2060的碳中和)也引起了全球的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发达国家早就实现了工业化,许多国家已经实现了工业化,而中国仍处于发展阶段,碳中和的挑战不小。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金融业有着广阔的前景,如逐步转变银行贷款结构(以绿色产业为重点),在上海建立碳交易中心,应加快发展碳交易市场,加快发行绿色债券等。

                中国走向碳中和

                联合国已将2050年的碳中和作为目前最重要的工作,《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需要在2020世纪中期通知长期低温室气体排放发展战略。因此,从2018起,各国就已经做出了碳中和承诺,其中大部分目标设定为2050。

                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WRI)的数据,到2010年,有49个国家实现了碳达峰目标,占当时全球排放量的36%。29个国家和地区提出了碳中和目标。其中,苏里南和不丹已实现碳中和,芬兰、奥地利、冰岛和瑞典承诺提前5-15年实现碳中和,22个国家和地区已设定2050年的目标,中国为2060年。另外98个国家正在讨论碳中和目标。


                中国实现碳中和面临许多挑战。主要挑战包括:我国能源需求尚未达到峰值,工业能源消费比重高;供电结构以煤炭为主,难以改造;交通、工业、建筑等领域的脱碳技术仍需突破。

                欧盟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可再生能源占终端能源消费总量的19.7%,基本提前一年实现2020年达到20%的目标。欧盟委员会于2018年11月率先提出了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性的欧洲愿景,并于2020年3月提交《欧洲气候法》,确保以立法形式实现目标;美国是世界第二大排放国,2019年占全球排放量的12.6%。

                在气候问题上,美国的表现有些反复无常。2001年撤军后《京都议定书》此后,特朗普总统于2017年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为碳中和的全球目标蒙上阴影。直到今年二月拜登总统上台,美国才重新承诺,2050年底实现碳中和。目前,有六个州已通过立法,设定到2045年或2050年实现100%清洁能源的目标。

                2019年,中国的排放量增加了3.1%。在联合国签署《1.5°C商业目标承诺》在407家公司中,京东物流、37互娱、鸿海精密等8家中国公司占比不到2%。和智利在世界排名第16位。目前,秦淮、腾讯和安泰等三家科技公司已经明确表示,它们是碳中和的。目前,我国低碳绿色意识需要提升,充分发挥龙头企业通过创新推动碳中和的示范带动作用。

                银行等金融机构向绿色转型

                面对中国碳中和的发展目标,就金融领域而言,无论是绿色贷款、绿色债券、碳交易等潜力,顶层设计都非常重要。

                恒生中国副董事长兼总裁郭京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首先要做的是绿色金融的分类标准。目前,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没有明确的行业标准来定义哪些贷款项目或行业是绿色的。在这方面,中国和欧盟相对领先。只有中国制定了相应的行业目录,中欧的行业标准比较接近。因此,中欧之间存在合作的机会,即两个规则应该趋同,从而形成国际判断标准和分类标准。

                绿色发展的机遇与风险并存,中长期银行贷款结构也将发生重大变化。郭京生说,根据一些智库的初步测算,未来十年,中国在绿色发展方面的投资将达到数百万亿元的水平。此前,交通、物流和建筑等许多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都是以高碳方式进行的。如果要进行碳达峰或碳中和,未来必须改造现有设施,采用低碳设计或零碳排放标准。这需要庞大的基础设施,包括物流、电动汽车推广和其他项目,其中包含巨大的市场机会。例如,未来十年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年增长率预计将超过35%。

                瑞士信贷集团(CreditSuisseGroup)全球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戈特斯坦(Thomasgottstein)告诉记者,目前,碳相关行业的总风险敞口约为4.5%,对气候敏感行业的贷款约占总风险敞口的17.6%(不包括抵押贷款)。“未来的业务转型计划包括:减少对传统业务的敞口,重新定位公司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行业融资业务,利用更广泛的客户能源转型框架指导我们与高碳排放行业合作,并计划发行3000亿瑞士法郎的可持续发展债券“未来十年的金融债券”。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一些外资银行和中资银行都有内部绿色信贷指导原则,并为绿色环保项目的推广和审批设置了具体的内部渠道,这比其他高碳行业更具优势。郭京生还表示,在每年年底的绩效评分中,“绿色信贷增速应高于贷款平均增速”是一个关键项目,也是全行的目标。

                当然,风险也存在。例如,许多传统高碳产业接下来将面临各种问题,包括融资成本上升、排放成本上升,以及与银行同质低碳产业客户的价格竞争。因此,这些企业未来将面临巨大的经营和转型压力,银行也需要关注不良贷款风险。据一些智库估计,在燃煤发电行业,2020年的坏账率将为3%,但到2030年将达到20%。

                高曦泰告诉记者,未来,他不会向任何热采或煤电收入超过25%的公司提供贷款或资本市场融资服务,但这一转型将是渐进的,否则将导致不良风险。这不仅是一个渐进的转变过程,也是一个定义问题。如果传统能源领域的客户希望投资风能和太阳能等新能源行业,瑞士信贷可以帮助他们转型。目前,许多客户正在考虑转型。

                中国金融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信银行等已在金融交易领域率先率先承销了首批碳中性债券。越来越多的中外银行期待着获得相关资质。

                交通银行行长刘珺,近日,碳中和的发行将为中国央行提供积极的关注,“BoCOM将积极关注碳中性债券发行带来的市场机遇,建立国家碳排放交易市场,目前已保留碳中和的债券项目,并计划于四月参与发行。”

                此外,碳交易是未来的焦点。目前,市场结构正在逐步明晰,上海将在碳交易中发挥示范作用。据悉,将于今年6月底前推出的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主要包括两部分。其中,交易中心将设在上海,碳配额登记系统将设在湖北省武汉市。目前,各大金融机构都期待着尽快出台碳市场建设、市场准入和交易规则。

                推荐文章

                羞羞影院午夜男女爽爽免费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好深好爽办公室做视频_欧美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