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fr5vx"><progress id="fr5vx"><span id="fr5vx"></span></progress></pre>

    <big id="fr5vx"><span id="fr5vx"><progress id="fr5vx"></progress></span></big>

      <noframes id="fr5vx">

          <noframes id="fr5vx"><menuitem id="fr5vx"></menuitem>
          <span id="fr5vx"></span>

          <form id="fr5vx"><strike id="fr5vx"><var id="fr5vx"></var></strike></form><rp id="fr5vx"></rp>
            <progress id="fr5vx"><meter id="fr5vx"></meter></progress>
            <track id="fr5vx"><sub id="fr5vx"><form id="fr5vx"></form></sub></track>

                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微信不绑定手机号可以吗?有什么坏处和影响吗 形势与政策碳中和论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环保项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机 老梁讲比特币完整(老梁讲比特币视频) 国家银行规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吗(以太坊为什么不能交易) 创始元灵比宇宙还早吗(比创始元灵还早的神)

                中科院响应碳中和政策(碳中和最新消息)

                新京报(记者张璐)中关村论坛碳峰碳中和技术论坛于9月26日举行。中国科学院大气研究所碳中和中心主任刘毅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说,碳中和途径不仅应着眼于减排措施,更应考虑人为和自然。碳汇协调发展。他建议将“天地一体化”观测和地球系统预测结合起来进行综合规划碳中和路线


                刘毅。新京报与浦峰合影

                研究方面:中国陆地生态系统每年吸收45%的人为碳排放

                新京报:以前,你的团队《自然》发表了中国陆地生态系统固碳能力研究成果。中国陆地生态系统的固碳能力是多少?

                刘毅: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是人为化石燃料排放与陆地和海洋生态系统吸收之间平衡的结果。《巴黎协定》据提议,从2023年起,各国实际行动对减缓气候变化的贡献将每五年计算一次。生态系统吸收的二氧化碳的固碳大大有助于碳排放的“中和”。

                我们使用了中国气象局温室气体观测背景站的碳监测数据、国家林业和草原管理局的森林普查数据、美国和日本的碳监测卫星以及生态系统的全球遥感数据爱丁堡大学国际先进的碳同化模式采用了“天地一体化”的新方法。

                研究发现,中国陆地生态系统的固碳能力是巨大的,但以往的研究严重低估了其固碳能力。2010年至2016年,中国陆地生态系统每年吸收约11.1亿吨碳,占同期人为碳排放量的45%,是以往研究成果的三倍。

                具体而言,中国西南地区对碳固存贡献最大,每年产生3.5亿吨碳固存量,占全国土地碳固存量的31.5%。与此同时,东北地区在夏季也拥有强大的碳汇创造能力,平均每年创造5000万吨碳汇,占全国的4.5%。这也是近40年来中国在恢复天然森林植被和加强人工林培育方面投入巨资的结果。

                新京报:与过去相比,“天地一体化”的研究方法有何不同?

                刘毅:世界上有两种常用的碳汇研究方法。过去采用自下而上的实地测量,需要在样地进行实地观察和测量,以估算森林、沼泽和草地等不同土地类型的碳排放和吸收。这种收集碳汇数据的方法的优点是测量准确,过程清晰,但工作量大,有些地方会被忽略,因为不可能测量山林中的每一棵树。

                另一种方法是通过碳卫星测量大气浓度。碳卫星配备了高光谱二氧化碳监测器、多光谱段云和气溶胶探测器。观测数据在地面进行处理,生成大气中氧气和二氧化碳的吸收光谱。

                卫星绕地球旋转105分钟,可实现全球覆盖。全世界都可以使用卫星进行观测,而且有统一的标准。因此,卫星探测与地面探测相结合,即“天地一体化”观测,是世界上一种新兴的大规模观测与评价方法。

                应当指出的是,卫星探测二氧化碳浓度的精度比气溶胶探测精度高一到两个数量级气溶胶15%的准确度就足够了,但是二氧化碳应该达到0.5%。因为如果精度不高,它就没有地面探测的优势。由于第一代卫星主要用于提高精度,因此覆盖率相对较低。它每天只能覆盖1%-2%的表面,所以数据很少。一颗卫星的覆盖宽度为10-18公里。如果覆盖宽度增加20倍,达到300公里左右,六颗卫星就可以形成非常有效的全球覆盖,并能准确计算人类排放和生态系统吸收。

                新京报:中国陆地生态系统是否有进一步提高碳汇能力的潜力?

                刘毅:应该说有一定的潜力。一方面,要扩大植树面积,扩大单位面积固碳量。树木和人类一样,都有生命周期,因此它们的碳吸收能力应该通过管理来维持。

                关于碳中和:应考虑天然碳汇的动态变化

                新京报:中国在2060实现碳中和目标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刘毅:我认为,目前最大的挑战在于社会和科学界对二氧化碳与各个领域耦合的复杂性认识不足。目前,人们更多地关注人为减排措施,往往忽视地球系统本身的动态变化,碳循环它涉及四个领域:人类圈、生物圈、海洋圈和岩石圈。自然碳汇的变化也非常大。如果我们只谈论人为减排,这是不完整的。

                二氧化碳从地面分布到世界上20公里高的地方。随着大气的快速传播,二氧化碳本身的寿命并不长,海洋和树木正在吸收二氧化碳。另一方面,生态系统吸收的二氧化碳量是高度动态的。如果海洋吸收过多的二氧化碳,就会酸化。地球系统非常复杂。也许在铺设大量太阳能电池板的过程中,地球表面的能量平衡发生了变化,大气也受到了影响。

                新京报:如何应对这一挑战?

                刘毅:我认为,我们应该弄清楚并预测生态系统的碳汇能力、二氧化碳在大气循环中的传播以及海洋固态的内部变化规律。目前,由大气研究所开发的地球系统模型可以模拟大气圈、水圈、冰圈、岩石圈和生物圈的演化规律,反演地球过去,观察现在,预测未来。

                我们应该首先利用“天地一体化”观测对人类活动和自然过程进行全面诊断,然后将这些数据输入地球模拟器进行计算。在验证观测数据有效性的基础上,预测碳中和路径,规划综合路径。

                新京报:中国科学院大气研究所碳中和中心自去年成立以来,开展了哪些研究工作?

                刘毅:我们认为,碳中和研究的一个目的是支持国民经济结构和科技进步的转变。该中心接待了国内多个省市和企业的领导来访,介绍了双碳技术的科学方法体系和合作应用前景。山东省迫切需要新老动能的转化。中心成立后,我们与济南市政府共同成立了齐鲁碳中和研究院,帮助济南开发出一些新仪器、好模型,并用我们的力量聚集人才。

                此外,我们应该充分利用碳卫星。我们不仅应该计算本国的排放量和碳固存量,还应该计算其他国家的排放量和碳固存量,以便为气候变化提供支持。

                新京报记者张璐摄影师浦峰

                冯雅君主编贾宁校对

                推荐文章

                羞羞影院午夜男女爽爽免费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好深好爽办公室做视频_欧美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