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fr5vx"><progress id="fr5vx"><span id="fr5vx"></span></progress></pre>

    <big id="fr5vx"><span id="fr5vx"><progress id="fr5vx"></progress></span></big>

      <noframes id="fr5vx">

          <noframes id="fr5vx"><menuitem id="fr5vx"></menuitem>
          <span id="fr5vx"></span>

          <form id="fr5vx"><strike id="fr5vx"><var id="fr5vx"></var></strike></form><rp id="fr5vx"></rp>
            <progress id="fr5vx"><meter id="fr5vx"></meter></progress>
            <track id="fr5vx"><sub id="fr5vx"><form id="fr5vx"></form></sub></track>

                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微信不绑定手机号可以吗?有什么坏处和影响吗 形势与政策碳中和论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环保项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机 老梁讲比特币完整(老梁讲比特币视频) 国家银行规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吗(以太坊为什么不能交易) 创始元灵比宇宙还早吗(比创始元灵还早的神)

                长三角碳达峰发展(30年碳达峰)

                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在2030年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达到目标碳中和

                据了解,今年,长三角绿色生态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将率先开展碳达峰和碳中和战略研究,力争形成一套研究方案,开展低碳零碳技术在能源、工业、环境、建筑、交通等重点领域的应用示范。

                示范区首先探索这一战略目标的基础和优势是什么?长三角能否率先形成绿色低碳发展新范式?如何调动企业参与者的碳减排意愿?如何在城市有机更新和精细化管理中践行低碳绿色理念?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碳中和研究项目负责人、上海市城市规划学会会长碳达峰,同济大学前执行副总裁兼伍江教授。


                争取在2024年首先接触碳达峰

                《21世纪》:最近,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提出了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的研究思路。您认为示范区率先探索这一战略目标的基础和优势是什么?

                伍江:示范区全称为长三角绿色生态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也就是说,示范区不仅要引领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还要进行绿色生态示范。既然中国提出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力争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示范区是否应该带头?因此,在今年第一季度的执委会会议上,碳达峰正式提出了碳中和战略的研究思路。如果能就该计划达成共识,碳达峰将于2030年在示范区内实现。目前,工作进展仍处于工作计划阶段,我们也在进行数据映射。希望基本上可以在今年5、6月份查到数据,7、8月份拿出报告初稿,9月份至少在长三角一体化执委会内做报告。

                《21世纪》: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该前进?

                伍江:我们希望在三年内联系到了碳达峰。示范区本身的经济社会发展处于前列。虽然发展势头很好,但这种增量发展会相对放缓,所以压力不大。第二,政府和社会各界对示范区经济增长的态度更加理性。第三,长江三角洲地区,包括全国各行各业,正在尽一切努力为示范区提供技术和知识支持。此外,示范区的自然生态环境也得到了较好的维护。森林覆盖率、水面率、水质净化率和空气条件较好,包括土地污染。因此,我仍然有信心,示范区能够提前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的实现。

                《21世纪》:结合长江三角洲的产业基础和发展特点,长江三角洲的整个区域能否率先形成绿色和低碳发展的新范式?

                伍江:我个人认为这是必要的。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本身有低线和高线。至少它的低线要在长三角起表率作用,高线要在全国起表率作用。长江三角洲是中国最发达的地区之一。经济越发达,压力就越大。如果长江三角洲地区率先这样做,它将向世界表明,整个中国都能做到这一点。

                现阶段,长三角的发展还有些不平衡。因此,在增量产业方面,我们应该注意排除一些污染环境、增加碳排放负担的产业。在这方面,我认为现在整个长三角的决策者应该说是越来越理性了。引入会增加排放负担的行业要困难得多。

                利用旧能源需要一种新的模式

                《21世纪》:从短期来看,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城市发展仍然离不开碳排放总量的上升。以长江三角洲为例,你认为如何平衡经济发展与碳中和目标之间的关系?

                伍江:对中国来说,未来的这一发展时期是一个重要的过渡时期。根据国家目前承诺到2030年达到碳达峰的目标,也就是说,剩下的不到10年,因此这10年的发展模式无疑与过去10年和20年有所不同。因此,一方面,国家应该保持经济增长,同时,必须大大减缓甚至减少增加碳负担并对整个环境造成负面压力的工业投资。

                更困难的是碳中和。从碳达峰到碳中和需要30年的时间,但这也表明中国决心通过科技创新和各种新兴产业的支持做出巨大的经济贡献,使低碳排放产业成为未来10年中国产业主要竞争增长点。为什么我们要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和电动汽车?事实上,这是为了在未来十年找到一些新的工业增长方式。此外,长江三角洲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国家战略,即G60科技创新走廊。一方面,我们需要通过科技创新提高经济增长的动力。另一方面,新的科技创新也应该是环保的,有利于减排。

                《21世纪》:除了顶层设计之外,对于真正的商业参与者,您认为他们如何调动减少碳排放的意愿,鼓励行业调整产业结构,实现转型?

                伍江:国家意志是一个非常长期的考虑,但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毫无疑问希望将受益最大。当然,中国近年来经济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这么多企业的努力。这种发展的动力是值得承认的,但也有一些不合理之处,即为了发展和经济利益,它忽视了一些长期的、不可见的近期负面影响,如碳排放。

                因此,一方面要真正从思想层面提高企业的碳减排意识。另一方面,通过法律、税收、政策等综合强制手段,促进各经济体在生产过程中自上而下提高减排能力。

                《21世纪》:我们注意到,目前,长江三角洲地区仍以化石能源为主,生产和需求之间的差距相对较大。如何克服这样的短板?长江三角洲还存在哪些挑战?

                伍江:这里我们应该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方面,化石能源是目前最重要的碳排放源之一,因此减少化石能源的开发利用,增加非化石能源的使用,包括太阳能、风能、潮汐能等新能源。另一方面,我个人认为化石能源的使用不可能长期停止,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于化石能源。因此,下一步是通过科技进步减少消费过程中化石能源的排放,即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不能说一方面要使用新能源,另一方面要按照旧模式使用旧能源,旧能源的使用也要采用新模式。

                城市有机更新是可持续发展的最佳模式

                《21世纪》:您提出在现阶段,城市应该进行有机更新和精细管理。如何在这个过程中体现低碳绿色理念?

                伍江:这听起来像是两个不同的主题,但实际上它们有一些共同点。市区重建本身并不是一个新课题,但我们认为,那种不顾自然生态环境和历史文化的消失而盲目追求发展的城市更新,应该及时停止,变成一种更环保、更有利于历史文化传承的城市更新。在正常情况下,城市每天都在新陈代谢。城市更新应该是持续的、规范的。这是一个小规模、渐进的变化。这就是真实的城市生活。这种发展模式难道不是最合理的有利于减排的城市更新模式吗?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城市有机更新是可持续发展的最佳模式。我们应该让城市保持动态和更新状态,但我们不能整天拆卸和建造。大规模拆迁和建设的同义词是碳排放。拆迁也是排放,建设也是排放。不拆不建就不会排放,不拆不建就没有生命力。此时,城市需要完善的治理体系。城市规划没有终点,这并不意味着规划一旦成为现实就会结束。它还需要持续维护,不仅需要经济投资,还需要管理投资。从而使城市蓬勃发展,继续提供更美好的生活。

                《21世纪》:2025年前,上海将初步建成“一网统一管理”的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新型城市精细化体系。你认为目前的进展如何?

                伍江:“一网统一管理”依靠多个传感器将整个城市的所有基础设施和可视材料接入网络,信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传递给决策者、管理者、制造商和特定管理者,城市管理的效率将大大提高。随着城市管理机械化水平的提高,也带来了整个城市维护水平的提高。这一体系下的城市管理不仅是自上而下的管理,而且是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管理。换句话说,每个城市的使用者,每个城市问题的制造者,也应该是城市的管理者。每个人都可以管理这个城市。当然,管理水平是不同的。进入系统后,管理者可以一起发现问题。

                《21世纪》:精细管理包括更多的参与者。题目越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就越多。如何解决不同主体之间的利益矛盾?

                伍江:我认为有几个矛盾。一是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因此,需要解决的主要是几个主要的利益主体,即城市用户、问题制造者(即社会中的经济主体)和政府。普通人是城市的使用者,是各种城市问题最直接的感受者,但他们也是许多矛盾的制造者。公众需要参与整个社会的民主化;通过法律、法规、政策和各种市场机制,社会经济主体在保持发展动力的同时,要有更高的自控力和理性;政府是一个中立的人。它可以同时兼顾各方面,兼顾整体利益;此外,越来越强调第四方,即非政府组织。动员社会力量后,我们就可以集体代表分散的人民群众的共同利益。

                其次,目前中国的社会治理主要通过各级政府来实施。我们的许多问题来自管理的不协调。现在,通过技术进步和政府职能的梳理,各级政府与政府内部各部门之间的协调也在不断加强。

                当有新的需求时,我不同意建立一个新的管理部门的想法。我们应该在过去的基础上整合现有部门。例如,在城市更新方面,一些城市已经建立起来市区重建局,那么,城市规划局和市区重建局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呢?建设局与市区重建有何关系?当然,总有一天,我们的规划和建设可能需要成立一个市区重建局,但我们还没有达到这一步。不要担心扩大政府职能和部门机构,而是增加现有部门的职能,更多地致力于整体整合机制,但这一前提也是我们需要一个网络管理平台,在同一平台上从不同角度讨论同一问题。

                有关更多信息,请下载21财经应用程序

                推荐文章

                羞羞影院午夜男女爽爽免费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好深好爽办公室做视频_欧美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