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fr5vx"><progress id="fr5vx"><span id="fr5vx"></span></progress></pre>

    <big id="fr5vx"><span id="fr5vx"><progress id="fr5vx"></progress></span></big>

      <noframes id="fr5vx">

          <noframes id="fr5vx"><menuitem id="fr5vx"></menuitem>
          <span id="fr5vx"></span>

          <form id="fr5vx"><strike id="fr5vx"><var id="fr5vx"></var></strike></form><rp id="fr5vx"></rp>
            <progress id="fr5vx"><meter id="fr5vx"></meter></progress>
            <track id="fr5vx"><sub id="fr5vx"><form id="fr5vx"></form></sub></track>

                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微信不绑定手机号可以吗?有什么坏处和影响吗 形势与政策碳中和论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环保项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机 老梁讲比特币完整(老梁讲比特币视频) 国家银行规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吗(以太坊为什么不能交易) 创始元灵比宇宙还早吗(比创始元灵还早的神)

                碳中和和碳达峰对人类健康的影响(碳中和和碳达峰的关系)

                去年九月,习近平总统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的总辩论中指出,中国将加强国家自主贡献,采取更有力的政策和措施,努力实现2030的二氧化碳排放高峰,努力实现2060的碳中和和和谐。在今年的两会上,“碳达峰”和“碳中和”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最近,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交易。。。这使得“双碳”成为继“低碳”、“减碳”之后公众关注的热点话题。

                如何准确理解“双碳”这组“硬指标”的深远意义?如何在迎接挑战的过程中抓住机遇?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工业经济系副教授李治国带上他的深入分析。

                “双碳”目标的提出是朝着达成共识的理想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前闻:近年来,继过去的“低碳”和“减碳”之后,“双碳”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如何准确理解“双碳”目标的深远意义?

                李治国:关于温室气体排放造成的气候挑战的国际讨论始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如果当时专家学者大多将碳排放与空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等环境保护问题并列,那么近年来,随着全球极端气候的频发,整个人类的生态环境,包括陆地和海洋,由于受到气候变化的不断“挑战”,高碳排放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变得越来越不可持续。

                去年9月,习近平总统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提出了“碳达峰”和“碳中立”的双重目标,这不仅是中国对国际社会的承诺,但这也意味着,中国在为缓解气候变化影响做出持续贡献的基础上,已经按下了碳减排的加速键。但事实上,实现这两个目标并不容易。如果我们没有意识到它们背后的挑战,我们可能会低估政府减少碳排放的决心。

                两个数字对于我们认识到“双碳”目标的挑战非常重要。一个数字是“17”。2020年,中国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7%,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这些数字不仅代表了改革开放40多年来取得的成就,也意味着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在下一步将面临进一步的挑战。

                另一个数字是“32”。2020年中国碳排放量占全球总量的比例为32%。不同统计口径的最终结果可能略有不同,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认识到,我国在全球GDP总量中的份额正在上升,与此同时,我们的碳排放量也在上升。

                从产业的角度看,,长期以来,电力行业和工业制造业仍然是中国碳排放最重要的领域,约占中国碳排放总量的80%。这与中国的产业结构、中国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地位以及我们现有的能源使用结构有关。

                根据我们的“双碳”目标,中国单位GDP能耗几乎将达到比2005年低65%的水平。这意味着要实现碳达峰的目标,我们需要每个公民共同努力,每个普通人都需要更加严格地关注和减少日常生活中的碳足迹和碳排放。

                “碳达峰”和“碳中和”是理想和目标,也是社会各界达成的共识。“双碳”目标的提出不仅是一项宣言,是一项硬约束,也是朝着达成共识的理想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上个月(9月25日),以“智慧、健康、碳中和”为主题的2021届中关村论坛在北京召开了新华社记者鞠焕宗的全体会议。

                让共识成为现实,面对三个问题

                前闻:现在,政府呼吁社会各界以强烈信号的形式形成共识。下一步的关键是如何将共识变为现实。

                李治国:对目前,如何走向现实面临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成本和效益。对于减少碳排放的企业来说,随着生产方式的改变,成本会增加,短期内成本和收入的增加基本上是不对称的。

                第二个问题是长期和短期问题。温室气体的影响是长期和根本的。但如果他们目光短浅,一些人会觉得,至少在他们这一代人中,他们不会看到温室气体对人类社会的严重影响。这需要生活在当下的人们以长远的眼光和智慧看待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碳源和碳汇。碳源是碳增加的来源,而碳汇是碳减少的结果。但客观地说,碳增加容易,碳减少困难。每一个增加碳的行动都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但减少碳的行动取决于努力。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经济概念,即所谓的“外部性挑战”,也称为“外部性陷阱”。如何克服这一“外部性陷阱”对于下一步碳减排至关重要。

                碳排放具有典型的负外部性。使用煤炭的成本很低。选择煤炭后,企业或个人的成本会下降。这被称为“负外部性”。相反,如果企业和个人采取碳吸收等碳减排措施,如使用绿色植被和清洁能源,碳固存将增加,但实际成本也可能增加。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解决外部性问题,一般来说,公共政策必须通过公共政策的存在和发挥作用。

                根据我个人的理解,政策可以发挥两大作用。

                一个方面是纠正碳排放的负外部性。有几种方法可以纠正这种情况:如果行数更多,则必须创建更多不同的值。请使用创建的值来抵消您制造的碳;对于同一行业或生产同一类型产品的企业,如果你有更多的碳排放,政府将纠正或惩罚你,比如支付碳税,比如交易碳配额。

                二是促进正外部性,奖励实现碳吸收或节能减排的企业。当然,更重要的根本对策是鼓励技术进步。

                今天,世界上与碳减排相关的实践能够在更大范围内达成共识的根本原因是科学技术的进步。

                例如,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一种趋势: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成本仍在下降。现在我们可以和化石能源竞争了。未来,我们可能会以更具成本效益的方式与化石能源竞争。这是一种趋势。另一个例子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驾驶电动汽车或混合动力汽车。随着这一群体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的增加,所谓的“新能源汽车”在性价比和使用经验方面越来越好。我相信我们可以慢慢地看到交通方式的变化。

                以上是我个人的分析。根据对行业的分析,可以看出,在行业内实现碳中和基本上有三条有希望的途径:

                第一,通过能源结构调整,尽可能减少和控制碳排放,限制化石能源的使用,增加清洁能源的使用。背后的根本因素是技术进步。

                二是加强工业、建筑、交通等重点领域的节能工作。在这方面,政府提供指导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找到促进碳吸收的方法。除了技术碳汇和生态碳汇之外,金融的作用也非常重要。

                最近备受关注的国家碳排放交易平台的实施,是通过市场导向方式配置资源的一项重要制度创新。通过鼓励减排成本低的企业和减排成本高的企业开展配额交易,降低了全社会碳减排的总成本,为碳达峰提供了强有力的起点,加快了碳中和目标的实现。


                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太湖源镇上阳村重阳坞有一片334亩的“碳中和林”。自2017年“和谐碳林”建成以来,太湖源镇积极开展护林、防火、虫害防治等志愿服务活动,助力建设低碳城镇实践区。新华社记者马华腾摄

                碳排放的识别与排除:一项不容忽视的基础工作

                前闻:你刚刚介绍了碳排放交易的基本逻辑。接下来,如果交易平台想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李治国:在配额交易的背后,需要信息平台的支持,信息平台的基础是每个企业提供准确的基础信息。

                要做到这一点,企业需要整理最基本的信息;对于政府来说,需要准确计算每个企业的配额。其中,企业自身的碳排放识别和调查可以说是奠基的基础。

                现在企业的能源越来越多样化。一些企业的电力是通过直接使用化石能源产生的。一些企业的电力是外购的。在购买的电力中,一些由化石能源提供,一些由可再生能源产生。化石能源供电的电价与可再生能源供电的电价不同。此外,碳中和不仅应计算直接碳排放量,还应计算间接碳排放量。这样,如何确定碳排放的来源以及如何计算碳排放是一项不可忽视的基础性或技术性工作。根据目前的发展趋势,在不久的将来,每个企业都可能不得不面对这项工作。我们应该预见并为之做好准备。

                当每个企业都需要检查其碳排放量时,首先,边界非常重要。组织边界和运营边界非常重要。就形象而言,你不能逃避,不是你。不要介入。具体到企业,数据的测量和采集需要细化到生产部、研发部、办公区等,这需要通过厂区、流程、组织机构、地址、地图等进行全面展示,在真正识别之前,要把边界画清楚。下一个任务是确定哪些是直接排放,哪些是间接排放,哪些可能有新的排放。只有把这些都搞清楚,企业才能算出总量,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才能真正实现碳中和。

                以我认识的一家钢铁厂为例。作为一个工业企业,它首先需要找到其主要的排放源,然后对其进行分类,即直接排放、间接排放和新排放。然后定义相关流程和主要流程,然后测量一些关键环节,看看它们的排放是否发生了变化。当企业清楚地识别和计算他们的碳排放量时,他们可以看到他们离真正意义上的碳中和还有多远。

                相反,当我们看到一个企业宣布要实现碳中和时,我们可以先问问它是否已经明确了边界,做好了基本的识别工作,找到了它的主要碳排放源。当它没有真正清楚地解释这些事情时,它对碳中和的理解是不够的。

                前闻: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未来,当我们判断一个企业是否足够好时,我们还将看到它在多大程度上完成了碳中和等“绿色社会责任”?

                李治国:你说得对。以新能源汽车企业为例。未来,当我们判断一个新能源汽车企业是否足够好时,我们会有比现在更多的标准。

                因为碳中和是双向的,产品本身就是碳还原,这并不意味着在生产该产品的过程中也会注意到碳还原。如果一个企业在优化其技术和工艺后,能够在生产和流通过程中不断减少碳排放,就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碳中和。

                新能源汽车本身就是有助于减少排放的产品,但光靠这一点可能还不够。未来,我们可能还需要关注他们在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过程中是否也在不断减少碳排放。只有在不断推进上述过程的同时,企业才能最终实现碳中和。


                比亚迪新能源汽车拍摄于第130届广交会(10月15日)。新华社记者邓华摄

                利用新技术探索并提供新的解决方案

                前闻:你们非常重视技术创新对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性。您认为,“双碳”目标的实现有赖于现有制度的变革,而技术创新是这一过程中最重要的驱动力。在促进碳减排的技术创新方面,最近有没有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工业案例?

                李治国:最近,我们看到许多领域正在朝着“双碳目标”努力,不仅企业家参与其中,投资者也参与其中。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经常会发现一些意想不到的“突破”和一些与过去不同的企业案例。

                例如,最近,我们接触了一家从事固体废物资源化利用的高科技企业。其主要业务之一是通过自主开发的技术,利用城市普遍存在的城市生活污泥和工业污泥,部分可转化为替代传统化石燃料的能源(3-5吨污泥可替代1吨煤的能源),部分转化为3D打印所需的油墨,相当于以能量替代的方式为碳减排和碳中和做出贡献。十多年前,当我们刚刚开始开发这些技术时,我们只是认为污泥是有机物,污水排放不应该简单地填满,而应该在过程污染、减排、回收和资源利用中注意减少污染。

                2018年,公司第一座污泥发电厂在河北投产。经过三年的稳定运行,它开始在其他城市复制相关技术。在此过程中,企业不仅实现了材料科学的技术突破,还因建设污泥发电厂的需要,开发了以电厂为主体的绿色低碳产业园。在研发和储备自身技术的过程中,企业还扩展了相应的设备技术、运营服务系统和工业物联网系统。公司的下一个目标是与生态环境相结合,同时不断提供能源,实现废弃物的回收利用。

                几家企业的负责人还告诉我,他们正在重建整个企业的资源,因为他们希望促进碳中和。他们不仅在寻找自己的节能减排之路,而且正在开发企业积累的大量数据的数字化利用。

                一些核心企业基于自身大量的供应链数据、制造数据、销售数据、采购数据等,寻找未来开展“绿色合作”的方式,因为在他们看来,核心企业仅靠自身实现碳中和是不够的。推动整个产业链“碳中和”的实现,需要整个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协调运作。

                一些评论总结得很好,“实现碳达峰的碳中和双重目标不仅是中国的庄严承诺,也是一个广泛而深刻的经济和社会变革。”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未来,一批富有远见的中国企业将通过探索自己的“碳中和”和“碳达峰”计划,在技术创新方面实现新的突破和进步。同时,他们用新技术探索的新解决方案可以推动整个产业链的升级和重构。


                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网上交易正式启动。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链接碳排放,如何交易

                7月16日上午,,全国统一的“碳排放交易市场”正式推出网上交易。中国提出二氧化碳排放量应该达到2030的峰值,并努力实现2060的碳中和作为实施这一愿景的核心政策工具。

                这个市场将扮演什么角色?影响是什么?庄贵阳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副所长中央电视台《新闻1+1》节目中给出了答案--

                行政手段在我国节能减排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政策体系的制定过程中,市场机制可以与政府管理共同发挥作用。现在,在良好行政手段的基础上,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可以调动企业的积极性,用市场机制反映企业的成本,从而调动更多主体参与节能减排。

                这一次,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启动,发电行业率先纳入碳排放交易体系。这主要是因为该行业二氧化碳排放量较大,产品单一,数据库良好,监测体系完善,基线相对容易确定。

                下一步,七大重点耗能行业将纳入碳排放交易体系,并具备良好的数据统计、报送和核算基础。进入市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是确定基线。在这些行业中,哪一个行业基线能够科学地确定分配配额,并且有一个良好的数据库将被纳入国家碳市场。然而,要预测哪些行业将首先进入国家碳排放交易市场并不容易,但应该在五年内,即“十四五”期间,分批逐步进入国家碳排放交易市场。

                碳交易市场不仅是一个环境市场,也是一个经济市场。既然这是一个市场,必然会有起伏。什么会掉下来?配额分配是否科学合理,取决于经济运行情况。如果分配配额遭遇经济低迷,配额可能会相对宽松,从而使市场供应相对充足,碳价格相对较低。

                此外,如果它是一个市场,就会有投机行为,这是不可避免的。政府应该做的是对市场进行监管,使市场交易能够相对平稳地进行,而不会出现起伏,从而使市场能够平稳运行,健康发展。

                全国碳市场开市首日交易价格高于试点平均价格,反映了大家对市场的信心。然而,仅仅看开盘第一天的价格是不够的。从长期来看,从整个绩效周期、市场交易频率和交易量来看,当时的价格能够反映配额供求的过剩和短缺。

                在深圳碳市场试点过程中,一些个人投资者购买了碳配额,并获得了相应的收益。我相信,在未来,机构和个人也将参与国家碳市场,并有机会获得碳配额和参与碳交易。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李治国副教授


                这篇文章最早发表于年《解放日报》

                栏目主编:龚丹云文本编辑:柳森标题来源:画虫创意图片编辑:项建英

                资料来源:作者:柳森

                推荐文章

                羞羞影院午夜男女爽爽免费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好深好爽办公室做视频_欧美综合网